剪報焦點:
 
再度逗陣來做夥 68企管班的豐富之旅
文 / 吳望得校友(企管系68級)

廣發武林帖

談到滄桑的往事,三十年的光陰可以有很多作為。但是功成名就之後,沒有朋友、舊識、同窗、摯友分享,那富貴功名就像過眼雲煙。許多辛酸、委屈,許多付出與收穫,即使「人情世事已經看透透」,但是無人「聽你講少年的時陣,你有外摮」,也將是個缺憾。「三十功名塵與土,八千里路雲和月。」管他岳飛還是張飛,同學會讓你滿場飛,讓你歇歇腳,逗陣來相會。

繼去年10月2日台中烏日清新溫泉飯店的處女秀之後,企業管理系68級班同學再次聚會。這次擴大辦理,主辦單位安排了四員大將:籃宗成、黃煌璋、田又雲、以及陳世明。他們在一個多月前就廣發武林帖,除了E-mail通知外,更打電話邀請每位同學,不論你遠在國外,或者赴大陸發展事業,或是在國內退隱山林,看到不斷入列的參加名單(據說很多失蹤人口,是透過劉掌櫃的秘密管道挖出來的),以及再三更新的行程資料,想不參加都會很難過的。

豐富的行程

4/16

07:20 台北火車站東三門7-11店前集合與鄒翊老師碰面

08:00 台北----左營 (高鐵#617)

10:30 左營----巨蛋 (捷運) 南部同學高雄巨蛋站5號出口集合

12:00 午餐 (寒軒飲茶) 07-3322000

14:30 CHECK IN (麗景飯店)

15:00 下午茶 (西子灣英國領事館)

18:00 晚餐 (海天下海鮮) 07-2810651

20:00 遊高雄港灣或愛河

4/17

10:00 CHECK OUT

10:30 高雄美術館漫遊

12:00 午餐 (老新台菜)

14:30 散會 (高鐵#210或 #712)

※ 這次因為西子灣修路,改到愛河畔喝咖啡聊是非。

※ 第二天清晨,還有注重養身的單台澎帶同學去澄清湖慢跑。

看官若是高雄地區的老饕,一定知道寒軒、海天下、老新台菜這幾家高雄的經典名廚。因此,不論鐘鼎山林,只要曾經在64年踏進中壢普仁崗的兄弟姐妹們,都會珍惜此次的活動,這豐富之旅不但能讓時光倒流,參加的女生可以豐胸,男生可以豐腹,保證可以大快朵頤,保證是一場值得讓你再度風塵、「腹」出江湖、華山再度論劍的盛會!

浪濤盡千古風流

班上同學多已事業有成,有幾位更是經常見報的意見領袖,要叫他們週末假日起個大清早到台北車站,確實有些強人所難。然而我們的班導師鄒翊也親臨現場跟同學們寒喧,可見這情誼深厚之一斑。而我們永遠敬愛的系主任鍾豐一御駕親征,更讓活動生色不少。

基於前次羅玉雲已經將很多同學的今昔做了對比,雖拂不去歲月留下的痕跡,卻也靈活靈現地展露了同學的丰采,因此本次參與同學增多,也無須再贅言修飾。除了脫下金框眼鏡的林本德,依然讓很多同學記憶中的拼圖,摸不著似曾相識的影像之外,以五十出頭的人而言,其形、音、貌,都還沒離譜,可見班上同學都還蠻懂得養生之道。此次參加同學的名單如下:

劉智賢、單台澎、許耀聰、吳伯志、徐國屏、李永傳、王宜芝、田又雲、鄭南施、劉德才、蔡綉美、詹春容、施惠、陳世明、葉健合、袁進德、林本德、吳海籌、王建忠、張亨裕、謝健南、吳望得、籃宗成、洪宗河、黃水文、林志宗、阮錦昇、陳贊文、黃煌璋、羅玉雲、黃俊賓、邵清本等共32員,加上主任、家屬共51員。統計出席率將近80%,比以前在學校每週二的朝會點名,可能還要齊全。

共度奇景,共襄盛會

這次行程的特色,是完全褪去官樣文章,沒有任何台上發言與致詞,讓同學盡情寒喧,把三十幾年來的思念、關懷,毫無禁忌,不准「閃尿」,盡情「踹共」!

除了兩對結為班隊的佳偶,互相扶持而能攀於巔峰,其餘同學三十多年各自奔波,像飛往各處的風箏,少有交集,偶而只在報章新聞看到而與有榮焉。三十年後,放下江湖的腥風血雨,卸下高官巨賈的威嚴,彼此之間,像午後兩朵雲彩的初識,步履優雅,心境回歸於單純嫻靜,因此打開話匣子便一發不可收拾。

從前共同促狹作惡又出糗,或許有幾句曾經吞下的話,憋到此時可以一吐為快(看看李永傳這次的表現就知道);有些同窗卻沒有機緣同寢室,可能質疑過往的秘辛(聽聽冷面笑匠籃宗成口水滿地也可以明白);曾有不少揶揄,懷念幾許念念不忘昔日的怪癖,今天正可攤在陽光下,一再讓你咀嚼,一再讓你回味……但終究大江東去,殘存的祇有依稀的垂憐與感傷。

有人攤出泛黃的照片,企圖找出共通的語言,撿拾曾經單薄的行囊與青澀的面孔,在那些朝夕同窗相處的日子,沒有心機,沒有詐念,共同學習、一起登山、一起歌唱、一起迎新、一起送舊、一起補考、一起重修,把全校的數學老師都拜倒,連寒暑假都找藉口來共同奮鬥……,省視這些曾經親密的夥伴們,如今差異安在?

有誰還記得班上的巨人--阿才,帶我們練習合唱的曲子嗎?那是胡適作詞、趙元任譜曲的「上山」(Going Up the Mountain) 1926:

努力!努力!努力往上跑!

我頭也不回呀!汗也不擦,拼命的爬上山去。

半山了!努力!努力望上跑!

~~~~~~~~~~~~~

上面果然是平坦的路,有好看的野花,有遮蔭的老樹,

但是我可倦了,衣服都被汗濕遍了,四肢都覺軟了,我在樹下睡倒,

聞著那撲鼻的草香,便昏昏沉沉的睡了一覺。

~~~~~~~~~~~~~~~

睡醒來時,天已黑了,路已行不得了,"努力"的喊聲也滅了。

猛醒!猛醒!我且坐到天明,明天絕早跑上最高峰,去看那日出的奇景!

是啊,三十幾年一覺醒來,原來最高峰那日出的奇景,三十年前我們都曾一起度過,那麼熟悉,卻又那麼地遙遠。

故人具雞黍

歡樂的時光總不按沙漏去流失,跑得特快。當大家「坐咧著哈嘻、欲睏睏未去、見講講過去、說過隨未記。」又要各自返回崗位了,依照慣例,應該是安排下次的主辦人選,由於本次活動太過成功,每個人嘴上都還抹著油水,結果一致要求連任。田大老闆娘豪爽應允,有詩(孟浩然:過故人莊)為證:

故人具雞黍,邀我至田家。綠樹村邊合,青山郭外斜。

開軒面場圃,把酒話桑麻。待到重陽日,還來就菊花。

第九個字是「田」家,沒錯,田家就是黃家,黃家就是我們的家。感謝他們願意做東家,哪怕我們有「腹出」的風險,下次一定要參加!

不過她提出一個但書,希望下次同學人數要更多!

電子相簿